日本现代主义摄影之父

提起日本最重要的摄影奖项“木村伊兵卫奖”,不少人都会立即想起纪实摄影师如中野正贵、北井一夫,或者是新派点较多人认识的蜷川实花、梅佳代等人。但你对这个奖的主角——木村伊兵卫的认识有多少?

木村是日本元老级的纪实摄影师,在日本地位极高,几乎是写真的代名词。朝日新闻社每年颁发的同名摄影奖,被新人摄影师视为无上光荣。他的写实主义影响深远。二战后,日本社会百废待兴。日本摄影界也受到巨大冲击,摄影师开始分成两个明显的分流——一派重拾了战前先锋运动的实验精神,活跃于商业摄影和舞台摄影等领域,另一派则开始以现实主义的沉重眼光,看待满目疮痍的日本社会,木村伊兵卫就属后者。

1920年代,19岁的木村伊兵卫只身来到当时日占的台南,进入当地照相馆学习。短短数年间,他便学成并返回东京开业。他1924年在东京的日暮里开设照相馆,并在1933年的“文艺家肖像写真展”建立名声。1937年12月,木村伊兵卫作为摄影师被派往中国战场。1954年,正当盛年的他经历了战后的剧变来到巴黎,在那里遇见的人事物,令他深受感动。那段期间他拍摄了许多欧洲的生活照,丰富的色彩超越了他过去的所有作品,即使经过多年,依然无损其时代感。

木村伊兵卫在巴黎时拍摄的作品

木村伊兵卫在巴黎时拍摄的作品

木村最有名的作品,则是他对东京和秋田县的社会生活的一系列纪实刻画作品。木村伊兵卫步履遍及日本,他为人称道的《农村秋田》(1952~59)更是目击农村转变至现代都市过程,隽永温润的色调满载木村伊兵卫深富诗意的观点,安静而细腻。

木村一生曾多次访问中国。从九·一八事变开始,日本全面加快侵华步伐,但同时陷入空前的国际孤立。为扭转国际孤立的不利局势,日本政府开始意识到对外宣传的重要性,尤其是文化宣传所展开的柔性诉求,有助于增加日本的亲和力,缓解国际压力。在跨文化传播的对外宣传中,视觉传播有其超越语言与文化障碍的优势,摄影于是受到重视,成为当时日本外宣的重要手段。木村因此得到重用。1937年,日本外务省文化事业部办的对外宣传摄影展《让世界知道日本》,作品均为木村拍摄,共100幅;1942年,军事宣传杂志《前线》创办,木村全面负责杂志的摄影;1943年,他出版了中国东北摄影集《王道乐土》。

木村伊兵卫最有名的作品,摄于秋田大曲市的的“大​​曲少女”

“秋田市仁井田”木村伊兵卫(1952)

木村伊兵卫喜欢捕捉那些尤其显得静好的时刻,即使被摄对像是动态的。除了人的服饰上显出地域来,他拍的秋田和中国看起来没什么区别—母子互相依偎;人们在田间劳作;盛装的年轻姑娘娇羞且欢乐,她们走路赶去结婚;名演员在后台化妆,静谧而郑重;点心铺的老板是个女人,坐着,略有些年纪,然而面目很恬静;雪飘下来,黑色的马正走出画面。你能感到摄影师是怎样注视着镜头里的一切的:静而不冷,有情却无意抒发,爱而淡然。

日本最重要的两个摄影奖,就是木村伊兵卫摄影奖和土门拳摄影奖。前者主要表彰和鼓励年轻摄影师,后者偏向于已有成就的摄影师。

1974年木村去世后,为纪念这位日本战前战后最活跃也最具知名度的摄影师,也为表彰他对日本摄影文化的贡献,朝日新闻社在1975年设立了木村伊兵卫奖。至今30多年都以严格公正的审查出名,是日本公认最具权威的摄影奖。其奖励办法为每年从杂志写真集摄影展等已公开发表的作品为对象,选出在摄影创作方面表现出色,而作品都是具有时代性的新人作为年度受奖者,并于每年三月在《アサヒカメラ》杂志(朝日新闻社发行)公布得奖及评审内容。

东京

东京车站

本文由4005000好彩堂发布于相约旅途,转载请注明出处:日本现代主义摄影之父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