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5000好彩堂】杉本博司

引言:透过杉本博司,我们看到了时间,看到了一种对空间物质世界的明悟。“如果说荒木经惟是个色情摄影家,那么杉本博司就是哲学摄影家”。对我来说,杉本博司(Hiroshi Sugimoto)仅仅只是个摄影师,摄影师是不需要任何前缀的。时间、记忆、梦想以及历史是杉本博司摄影的主题。他往往在摄影中加入自己的思考。

纽约自然博物馆系列

杉本博司名作 纽约剧院 1978年

从《海景,Seascapes》,《剧院,Theaters》,《建筑,Architecture》,《画像,Portraits》,到《数学的形体:Mathematical Form》,杉本博司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摄影风格。他的作品非常平静,黯淡的画面,毫无生气,给人一种冷冷的感觉,可是却使无数人驻足于他的作品之前。

圣地

闪电领域 128号 2009年

闪电领域 128号 2009年

海不再是海,建筑不是建筑,他的摄影更像是一种探寻。“我拍摄的是物的历史。在《海景》系列里,我要处理的对象是水和大气。这两样可说是至今为止对人而言变化最少的东西吧。其他世间万物都随岁月的流逝而变化。我的艺术的主题是时间。”杉本博司在拍摄《剧院》系列时,跑到一个又一个已经被遗弃的电影院,架起照相机对准银幕,然后放上一部电影。当电影结束时,电影故事因为底片长时间曝光而在胶片上成为一段空白,但黑暗中的电影院里角角落落的细节却因了长时间曝光而被时间镂刻得棱角分明。

海 牙买加加勒比海域 1980年

我们未必能够了解摄影师真正在思考什么,可是透过杉本博司的作品一定能够引发我们自己对于世界的思考,而这不正式摄影的目的么?

杉本博司的《剧院系列》

“杉本博司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令人尊重的摄影家之一。他的重要摄影题材都是对艺术、历史、科学与宗教的诠释。他将东方哲学思想与西方文化主旨完美地结合在一起。”——这是国际著名的哈斯勃兰德摄影奖对其2001年度的获奖者、日本摄影家杉本博司的评奖评语。

闪电领域144号 2009年

闪电领域131号 2009年

关于杉本博司1948年出生于日本东京1970年毕业于东京Saint Paul’s University1972年毕业于美国旧金山Art Center College of Design1974年赴美国纽约进行创作摄影作品集《Dioramas》《Thearters》《Seascapes》《Chamber of Horros》《Architecture》《Portraits》《Colors of Shadow》等等

杉本博司作品:

和杉本博司的对话 - 后藤繁雄 (摘译)前言关於杉本博司的作品,评论家清水穣称之为「最后的现代主义者」,回顾自「剧场」、「海景」这些完美作品,杉本博司不但是杜象以来的现代主义大师,更将日本的灵性和美学准确地在摄影中传达。

比起其他任何艺术家,杉本博司自觉於「时间的边际」,意识着瞬间和永远,以摄影这样可见的媒材持续挑战时间不可见的观念;由他对古美术的深度认知,探讨时间中的美如何被表现?-杉本博司以非当代人测量时间的尺度来观看时间和美。......。

杉本博司新作Talbot边看着杉本博司自行编辑的「历史的历史」,杉本博司(以下简称杉本)和后藤繁雄(以下简称后藤)在2008年7月进行了以下访谈。

......后藤:这是牛顿的Pricipia吧(译注 - 「历史的历史」一书以杉本的收藏品和摄影为中心,Pricipia为牛顿1687年发表的书,刊载了牛顿力学,是杉本的收藏品)

杉本:对,在拍卖中买了初版,是微分和积分的起源,从这裡我发展出作品「数理模型」。这是牛顿的「光学」(译注 -牛顿1704年发表的书,同是杉本的收藏品),摄影如果没有牛顿就不会存在,是他首先发现了光原色。......

杉本:这本书写了daguerreotype的制作方法,是摄影发明后立刻出版的书,从这裡开始了肖像摄影。......

后 藤:你这些收藏品或许可作为此次访谈的开端,上回森美术馆个展「时间的结束」也是如此,您在展览入口象徵地放置了拍摄杜象大玻璃作品的照片,杜象因为思考 三次元和四次元的表现制作了大玻璃,也就是说,作为观念的投射,您也有了同样的想法。但是,横行於唯一尊重视觉的视觉文化的,其实就是艺术的历史,也因 此,杜象说,希望将更多「知的」东西带进艺术当中。但又另一方面,反击於艺术历史的,包括了后来发展出的观念艺术,还有以视觉为中心发展出的摄影。

摄影发展至今近200年,很快地就进入了数位取代银盐摄影的时代,这个时候让人重新思考「起源的问题」,也就是「摄影到底是什麼」这样的本质问题,数位摄影的高性能让人类获得比眼睛更高解像度的影像,但同时也把人类的眼睛到底看到什麼,这件事情相对化了。

如同以Cindy Sherman为代表,将单纯纪录观念和表演艺术的摄影带入当代艺术的领域,摄影逐渐被「艺术化」,但杉本您的摄影,似乎将摄影设定为为了观念和影像的装置,并更企图捕获摄影的本质。......就如同这本「历史的历史」,一般人看来这只是一本拍摄古董作品的书,为何能代表当代艺术?应该会为之困惑吧,但是一但以思考摄影的角度切入,多数人会以分析绘画史的方法企图去理解,从这个角度来认识,也就是说您以类似读取历史的方向,来搭建您的各个系列。

所以,您作品中看起来似乎不同的系列,其实观点都是一贯的,新作Talbot也是如此,您取得当时的paper film后重新洗出,但是这个不只是对於源头的回归,似乎还夺取了源头?(笑)......

杉本:如果走在历史的经纬上,我们不创造这样的作品便不会写下这样的历史,因此以自己的双手整理一个摄影史,并不是因为我买了Talbot的paper film就能替摄影史写下句点。(译注 - Talbot是杉本博司重新冲印Talbot的paper film所完成的作品,Talbot的paper film多为美术馆收藏难以入手,杉本和纽约一古董商购买15张Talbot的paper film,听说花了将近他一年卖作品的所得)......

我认为,「银盐摄影史」已经结束了,底片、乳剂也将消逝殆尽,而在这样的情况下,有一天我也将自动地不再创作。这样思考的同时,我认为不应该将数位摄影放入「摄影史」中,摄影自发明以来最重要的课题就是可信性credibility,即「拍摄下来的东西曾经存在」,但是数位摄影破坏了这个命题,也因此,摄影史终结了,只有短暂的180年的寿命。......

后藤:您所做的事情,是reply摄影的起源?或是捏造摄影的起源呢?这是一个相当模糊的界线,不!也或许是证明了没有起源?

杉本:是的,对历史来说并没有「起源」,起源都是后来被整理出来的,因此,这不是再生也不是捏造摄影史的起源。如同神话,都是原本不存在的东西。

后藤:所以,「历史的历史」,还是在创造摄影的历史吧。

杉本:对的。柔软的说法是「梳理历史」。Paul Getty美术馆的策展人看到Talbot系列时说「也在我们这裡展吧!」,所以Talbot系列又再制作,之后展出预定是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现在Paul Getty美术馆、大都会博物馆、我自己各收藏了一套。(译注 - Talbot的paper film所制作出来的作品因都略为不同,所以全视为原作)......

杉本博司新作Lighting Fields后藤:某种程度您还是杜象主义者,我认为因为您想知道「摄影到底是什麼?」,所以才不断地将当代艺术摄影化,不同的系列、不同的系统,但是追求的只有这一个。我想世上的人看到您最新作品Lighting Fields,应该会大吃ㄧ惊吧,这个已经超越了摄影中底片、影像的意义。

杉本:没有相机和镜头也可以摄影,结局就是像Talbot,不需要相机和镜头。Talbot毕生致力於摄影,我幻想如果他和Michael Faraday(译注 - 19世纪英国科学家,发现电气分解和电磁诱导等法则,也是Talbot共同研究摄影的学者)能够发明更多摄影的技术会是怎样?......历史只有一回,没有发生的选择太多了,我只是试着採用这些选择。......(Lighting Fields)重要的是它并不是因为影像很美才美,而是这个现象本身是美的,在感知到美的那一瞬间,好像其中又潜在了什麼诱人的魔性,所谓的美,是sign而不是signal。......

后藤:所以您所选择、所偏爱的艺术品,大多是看不出艺术家制作的痕跡的作品,因为挣脱了是谁制作的情况,才能更接近真正的美?

杉本:是的。

后藤:Lighting Fields制作时间多久呢?

杉本:大概3年左右,经历了无数实验,实验结果大概有3大本的档案夹。放电的情况和当天的溼度、温度、室内外的温度差都有关。制作Lighting Fields时需要戴上黑色眼镜,更能够感受到这个未知世界的深奥,结果虽然是单纯的型态,却非常深奥。

后藤:Lighting Fields非常美,像是血管、叶脉这些自然生成的形状。是在照片乾板的上面放电?

杉本:对的。在暗房中拿着电极通电,机器是如同诱导雷电的机器。

后藤:这些都是unique的原作吗?

杉本:根据展览的情况会做区分,基本上Lighting Fields使用如同一般桌子大小的Lith film,一些展示是使用Lith film本身,之后预定将其中数件拿来制作成8x10的底片,然后放像成大件相纸的连作。......

摄影的完结后藤:银盐摄影已经完结,历史完结,时间完结(译注 - 这是此次访谈内容和杉本过往展览的题目森美术馆个展「时间的结束」的题目),这并不单单是感性,彷彿是失去所有的寂漠感?

杉本:这就是日本文学和日本美意识的根本......在这样的寂漠感中,数位摄影只是曇花一现、空虚短暂, 数位化的影像存在硬碟当中,但只要一个强力的磁石便把它完全消除。情报并不是坚固的东西,相较之下人类的头脑更为坚固,而数位摄影使用喷墨打印出来的相 片,化学的表层和手工洗出来的银盐表层,在物质的存在感上有压倒性的不同吧。摄影进入数位时代是历史的洪流,以我来说现在的作品也是有需要转化到数位的时 候,所以对於接下来的世代,如何教导他们以艺术的方法使用这个媒材的特性是很重要的。但是我认为,我能生在银盐摄影的时代真是太好了。从中我享受到很多乐 趣。

接下来我要制作的系列是Colors of Shadow,在以最接近黑白的彩色来表现影子中微妙的顏色,这是否能完整地拍摄出来还是一个挑战。我有着身为银盐摄影家的自负,所以也想尝试就数位摄影来说非常困难的表现。总之,摄影的历史已经完结,仅有180年的极短的历史。......

本文由4005000好彩堂发布于休闲生活,转载请注明出处:【4005000好彩堂】杉本博司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