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髦油画祖师Richard

理查德·阿维顿(Richard Avedon,1923-2004)的职业生涯被苏珊·桑塔格列为“上个世纪职业摄影的典范之一”(另外几位是布列松、爱德华·史泰钦和比尔·布兰德),以时尚摄影起家的阿维顿,在日后的成就远远超出了这个领域。

阿维顿工作照

阿维顿是个地道的纽约客,他的父亲是俄裔犹太人,在第五大道有一家时装店。上中学的时候,他和高中同学詹姆斯·鲍德温编了份文学小报,那时他的理想是当一名诗人。后来他去海军服役,被派去给人拍证件照,上千张照片拍下来,他找到了自己的职业方向。刚刚21岁,阿维顿就开始为时装杂志《Harper's Bazaar》工作,在传奇艺术总监布罗德维奇的领导下,他在Harper's当了20多年的专职摄影师,直到1966年,他去了纽约《Vogue》在黛安娜·弗里兰手下工作。

1957年8月的时装照片

《Harper's Bazaar》是在东海岸出版的著名时装杂志,它为阿维顿提供了一副高大的骨骼框架,使得他得以长成一只羽翼丰满的大鸟。可以说,阿维顿在一个正确的时间 出现在一个正确的地方,在布罗德维奇时期,他从来不曾墨守陈规,阿维顿在他的鼓励下,不断实践他对摄影的新认识。1955年,阿维顿为迪奥晚装拍摄的一辑黑白图片《多维玛与大象》,皮糙肉厚的大象和纤细时尚的女模特形成强烈反差,给人的视觉带来很大冲击, 一举奠定了他在时尚摄影界的地位。1957年,好莱坞甚至以阿维顿的事业为蓝本,拍了部由弗雷德·阿斯泰尔和奥黛莉·赫本主演的电影《Funny Face》。

多维玛与大象 1955年8月

阿维顿的摄影逐渐形成鲜明的个人特色:他的拍摄对象都是摆拍的,被置于画面的最前方,背景是白色或深深浅浅的灰。他从来不使用自然光源,也不喜 欢影子,他想法设法避免闪光灯打亮时在背景板上留下阴影。他从来不试图掩饰人物的生理缺陷,皱纹、眼袋、疤痕在画面上很显眼,但就是这种不太有诱惑力的真 实面貌,比完美更引起了观者的兴趣。阿维顿成名后,与活跃在纽约的艺术家和知识分子一直保持着密切联系。1959年他出版了作品集《观察》,为之撰文的是杜鲁门·卡波特;为 1964年的《事不关己》配文字的是已成为著名黑人作家的高中同学詹姆斯·鲍德温。在60年代,阿维顿还是一个活跃的政治摄影师,他去南方拍摄黑人争取自 由权力的运动、在美国各地拍摄反战活动并且亲临越南拍摄越战。70年代以后,阿维顿走向人文摄影,他拍摄罹患癌症的父亲,去西部拍摄普通的油田工人和卡车司机,这些照片比明星或事件更具震撼力,他的摄影生涯也走上了一个新的高度。时尚从来不是阿维顿从事摄影的兴趣所在,他的兴趣在人身上,他很重视摄影师与拍摄对象的关系。在他看来,拍摄一张照片,重要的是他对拍摄对象的兴趣,他们之间应该是有故事的。安迪·沃霍的几张经典照片就是由阿维顿拍摄的,有一张是在沃霍遇刺后,阿维顿为他拍摄的上半身特写,一尺长的伤疤横亘在照片中央,触目惊心。

时尚摄影之父1999年,阿维顿出版了摄影集《60年代》,书的封面照片是阿维顿为约翰·列侬拍摄的一张肖像,因为安迪·沃霍的后期加工而变得非常著名,浓烈的黄紫红着色,只留下列侬头部和标志性眼镜的轮廓线。在这本书中,你不会看到热闹混乱的60年代纽约文艺圈景象。艺术家、摇滚明星、宇航员、政客、嬉皮士、和平主义者出现在空旷的素色背景前,显得 静谧、清晰而真实,令人对那些逝去的年代和人唏嘘感怀。他的照片总有种忧郁色彩,你可以看到鲍勃·迪伦、弗兰克·扎帕等人“之前”和“之后”的照片,看到 沧桑在他们脸上的变化。

多维玛与大象的另一张照片

1992年,近70岁高龄的阿维顿成为《纽约客》的首席摄影师。2004年10月1日他在德克萨斯为这家杂志拍摄照片时,因为突发脑溢血而去世。

凯特·摩丝 1997年1月

“人像照不是临摹。当情绪或事实转化成照片的一刻,它就不是事实,而是意见。”美国人像摄影大师理查德阿维顿(Richard Avedon)抱着这个宗旨,将时装摄影升华成艺术,以人像摄影展现名人和市井小民的神韵,赢得“世界最著名摄影师」的美誉。阿维顿早年以时装摄影开展事业,当年时装照中的模特儿都僵硬呆板,阿维顿却为照片注入情绪和动感,拍摄模特儿在户外活动、展露笑靥的片刻,掀起摄影界的革命。五○年代的名模苏茜帕克曾说:“他是这一行最优秀的,因为他知道模特儿不只是衣架。”

阿维顿作品

人像摄影是阿维顿的最爱。他最擅长的做法,是将拍摄的人物置于空白背景前,以镜头捕捉他们不为人知的本质。芭蕾舞王纽瑞耶夫的双足,在他的镜头下呈 现出个人表演的精髓;“性感女神”玛丽莲梦露,更在他的作品中意外展现极度哀伤与深沉的面容。前总统艾森豪威尔成了一个迷惑老人;发明原子弹的科学家欧本 海默则是一脸困扰。曾写得一手好诗的阿维顿,却因战争而必须辍学,一九四二年加入美国商船队,他拿着父亲送他的相机,替船员拍证件照,因缘际会而成了摄影 师。“我必定是拍了十万张困惑的面孔,然后突然惊觉,我正在当摄影师。”

纳斯塔嘉 1981年6月

两年后他在一家百货公司拍广告照片,很快就获得赏识,翌年加入时装杂志《哈泼时尚》,渐渐闯出名声。二十年后他跳槽到《Vogue》杂志时,年收入已达二十五万美元。阿维顿结过两次婚,都以仳离收场,大概摄影才是他意外邂逅却痴恋一生的情人。他曾说:“我当上摄影师这个意外,让我这一生充满了可能性。”

人文主义关怀者如果给阿维顿下一个定义叫做“时尚摄影师”,这可能只是他手里的一张名片Titel。他可以用这个身份游走于时尚和商业圈,用来赚钱,用来养活自己和娱乐,但是名片背后没有写,我们却不可忽略的是,阿维顿也是一个充满了人文主义关怀的摄影师。

1963年2月15日 精神病院

老黑奴 1963年3月

1960年代,理查德·阿维顿拍摄了一系列精神病人写真,黑人争取民权运动和反对越战活动的照片;1970以后,他走向人文摄影,拍摄了众多社会名流、普通男女,以及表现美国西部精神的底层人物。

1963年2月15日 东路易斯安那州精神病院

1991年8月31日 意大利威尼斯

各个阶层的人在他的镜头中强烈着透射着不同阶级的真实状况,阿维顿走近他们,接触他们。他的镜头指向就是一种关注或者说关怀性的思想指向。我们可以从这一页的图片中略有感悟。

阿维顿作品中的“人” 理查德·阿维顿中学时代就与同学办文学小报,曾当选全纽约高中生的桂冠诗人,他的理想是当一名诗人。战争爆发后去海军服役,专门拍证件照,他说:我拍了十 万张困惑的面孔,突然惊觉,我正在当摄影师。1945年,他参加《哈泼市场》杂志美术指导波洛多维奇举办的美术设计培训班,深受后者赏识。然后他加入《哈 泼市场》近20年,1966年转入《Vogue》。这两本著名时尚杂志,给阿维顿提供了绝佳的舞台,奠定他在时尚界首屈一指的摄影师地位。然而,阿维顿的真正兴趣在于肖像摄影。他更关心人物的内在精神而不是表面服饰。“时装摄影是我谋生之道,我没有挑剔它,这样谋生是种乐趣,只是拍摄我的人 像照,有更深刻的乐趣。”他说。1960年代,他拍摄了一系列精神病人写真,黑人争取民权运动和反对越战活动的照片;1970以后,他走向人文摄影,拍摄 了众多社会名流、普通男女,以及表现美国西部精神的底层人物;1992年,他成为《纽约客》的第一位摄影师。1994年《美国摄影》杂志选出“最重要的 100位摄影人物”,他名列榜首。

纽约 1995

阿维顿的照片,背景几乎都是空白的,连影子也没有,这样,我们就不得不把所有注意力集中在前景中的人物。阿维顿说:“我从一连串的‘不要’出发,不 要精致的灯光、不要表面的构图,不要摆姿势或述事。这些‘不要’迫使我变成‘要’。我要白色的背景,我要自己感兴趣的人,要我们之间发生的事。”他的作品 的另一个特点是充满动感。他让模特儿自由行动,奔跑、跳跃、倒立、呼喊、拥抱,在一种自然状态中呈现更鲜活的存在,而他用相机凝固一个个生气勃勃的瞬间。 他为时装摄影开辟了新天地。

纽约 1995

阿维顿关于人像摄影的观点也很有意思。他说从前家里拍全家福照片时,都借用了别人的房子和汽车,“我小時候的家庭相簿是建立在某种謊言之上的。”不过,谎 言中未必没有真实的成分,进入画面的房子和汽车,至少诚实地透露出了他们的愿望。他说:“人像照不是临摹。当情绪或事实转化成照片的一刻,它就不是事实, 而是意见。照片没有不准确这回事。所有照片都是准确的,没有一张是(全部)真相。”

总统

在漫长的一生中,理查德·阿维顿拍摄过众多名人,例如梦露、赫本、约翰·列侬、杜尚、安迪·沃霍尔、辛迪·克劳馥、索尔·贝洛、希拉里·克林顿、托尼·莫 里森等。他似乎对这些光彩照人的明星卸装后的软弱人性更感兴趣,双眼失神的玛丽莲·梦露,一脸困扰的奥本海默,面带悲伤的温莎公爵夫妇……空白的背景使他 们的灵魂无所遁逃,纤毫毕现。阿维顿承认,给温莎公爵夫妇拍照的时候,因为不喜欢他们做作的姿态,他信口撒了一个谎,说来的路上出租车残忍地压死了一条狗。公爵夫妇非常爱狗,情不自禁 露出悲伤的神情。我们知道温莎公爵,是因为他不爱江山爱美人的故事,看到这幅照片,谁会想到他们的悲伤之情并非来自生活磨难,也非爱情凋萎,竟是为了一条 虚构的狗?然而,谁又能说他们的悲伤不真实呢!

本文由4005000好彩堂发布于休闲生活,转载请注明出处:时髦油画祖师Richard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