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震撼照

荷赛是世界新闻摄影比赛(WORLD PRESS PHOTO,简称“WPP”,通称“荷赛”),由总部设在荷兰的世界新闻摄影基金会(WORLD PRESS PHOTO FOUNDATION)主办。该会成立于1955年,1957年举办第一届世界新闻摄影比赛,发起于荷兰,故又称荷赛,被认为是国际专业新闻摄影比赛中最具权威性的赛事。

  本文收集了过去55年的全部年度最佳新闻图片(除了80年代的个别年份),都是十分震憾、感人的场面,借此悼念在叙利亚遇袭身亡的法国战地摄影师雷米·奥奇力克。

  1976, 巴勒斯坦难民在隔离检疫区。

  1977, 警察用催泪瓦斯驱散一群住在Modderdam 寮屋的居民,他们抗议南非开普敦郊外的房子被毁坏。(Leslie Hammond)

  1978, 在反对新东京国际机场兴建的示威当中,一位示威者被卷入本应掷向警察的汽油弹火焰中。旧成田机场在1966年启用。为了得到土地,政府不得不驱赶土地的拥有者。反对者与政府当局的冲突造成13人死亡,包括5名警察。新机场在1978年5月启用。(Sadayuki Mikami)

  1979, 一位柬埔寨妇女抱着孩子,在难民营等待发放食物。(David Burnett)

  1980, 乌干达饥饿的孩子和传教士。 (Mike Wells)

  1981, 士兵占领西班牙国会,陆军中校Antonio Tejero Molina命令所有人坐下、保持安静。三百名国会议员和内阁成员开会投票选出Suarez之后的新总理。经过18小时在第二天的早上他们才被释放,军事政变失败。(Manuel Pérez Barriopedro)

  1982, 黎巴嫩内战: Sabra和Shatila难民营的巴勒斯坦人被屠杀的场景。(Robin Moyer)

  1983, Kezban

  1984, 一个孩子被切诺贝利灾难事故泄露出来的有毒气体毒死。 (Pablo Bartholomew)

  1985, 哥伦比亚内瓦多·德·鲁伊斯火山爆发,Omaira Sanchez(12岁)被困于废墟当中。60小时后她几度失去知觉,最终死于心脏衰竭。(Frank Fournier)

  1986, Ken Meeks(42岁)的皮肤布满由艾滋病引起的卡波济斯肉瘤产生病变造成的痕迹。(Alon Reininger)

  1987, 在警察局,一位母亲倚靠在防暴警察的盾牌上。她的儿子是被捕示威者之一,他们试图证实12月15日政府候选人胜出的总统选举造假。(Anthony Suau)

  1988, Boris Abgarzian为在亚美尼亚地震中遇难的17岁儿子悲痛欲绝。 (David Turnley)

  1990, 家人和邻居悼念死去的Elshani Nashim(27岁),他在反对南斯拉夫政府废除科索沃自治的示威中被杀。(Georges Merillon)

  1991, 当美国中士Ken Kozaklewicz(23岁)知道旁边袋子里装着好友Andy Alaniz的尸体时不禁失声痛哭。“友军炮火”夺去了Alaniz的生命,也令Kozakiewicz受伤。在波斯湾战争最后一天,他们由Mash机组的直升机协助撤退。(David Turnley)

  1992, 在索马里,一位母亲按当地的风俗习惯用裹尸布将孩子包好后,准备将尸体送入坟墓。严重干旱加上内战造成了索马里可怕的饥荒,两年夺走1-2百万人的生命,最为严重的地区每天有200多人死亡。自7月以来,抢劫食物储存中心的部族强盗阻碍了救援物资的国际空投,减慢了援助组织的物资派发进度。(James Nachtwey)

  1993, 孩子们举起玩具枪以示挑衅。始于1987年11月的巴勒斯坦起义令更多阿拉伯人下定决心与入侵者战斗到底。 3月以色列封锁了加沙边境,造成了失业率大幅上升。超过80万人集结在有以色列人巡逻、8公里长的狭窄地带,流血事件火速上演。9月13日在华盛顿签署的和平协议承诺限制对加沙地带的控制和撤走以色列军队。

  1994, 一个胡图族人正在红十字医院, 帮派民兵认为他同情图西人叛军,将他的脸部严重割伤。 (James Nachtwey)

  1995, 在车臣独立战士与俄罗斯军战斗期间,一辆巴士驶向格罗兹尼。1994年12月俄罗斯总统叶利钦派兵到叛军的省份,引发内战,一直持续数月。当车臣战士逃到首都格罗兹尼时,战争已经造成大量人员伤亡和财物损失。俄罗斯军队从南到北追寻他们,最终来到这个小镇。 (Lucian Perkins)

  1996, 图中是奎托的地雷受害者,这个小镇的许多人在内战期间被杀或受创伤。(Francesco Zizola)

  1997, 一位妇女在Zmirli医院外面大哭,Bentalha大屠杀发生后大量死伤者被送到这家医院。(Hocine)

  1998, 一个妇人在丈夫的葬礼上得到亲戚和朋友的安慰。她的丈夫是科索沃解放军的阿尔巴尼亚族叛军士兵,为塞尔维亚的独立而战。他在前日巡逻时被射杀。(Dayna Smith)

  1999, 阿尔巴尼亚族难民营的存在是为了逃避科索沃暴力冲突,图中的男人就是在这个难民营的最大聚居中心之一的街道上。 (Claus Bj

  2000, 墨西哥移民家庭在做乐乐果来帮补家用。他们是数百万被遗弃的美国人之一,由于各种原因他们被政府人口调查所忽略,因此他们不在人口记录当中。(Lara Jo Regan)

  2001, 在Jalozai难民营,脱水死亡的一岁男孩尸体正准备下葬。阿富汗北部的男孩家人因政局动荡和干旱灾害而到巴基斯坦寻求庇护。在男孩家人的同意下,摄影师目睹了男孩在白色裹尸布上按伊斯兰传统被冲洗和包裹的过程。来自阿富汗的8万难民住在拥挤的Jalozai难民营,忍受极度恶劣的卫生环境。(Erik Refner)

  2002, 男孩抓住父亲的裤子,蹲坐在他父亲即将下葬的墓地旁边,周围是为亚美尼亚地震死难者挖掘坟墓的士兵和村民。(Eric Grigorian)

  2003, 在美军101空降师在纳杰夫附近的基地的一个囚禁战犯集中营里,一名伊拉克人正在安抚他的四岁儿子。男孩见到父亲戴着头罩和手铐,十分害怕 。士兵最后将他的塑料手铐除去,让他可以抱住儿子,头罩也往上移,以免档住视线。军方说这样做是为了不泄露被拘留者的身份。这名战犯和他的儿子往后发生的事情就不得而知了。(Jean-Marc Bouju)

  2004, 12月26日,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海岸发生9.3级地震,一名妇人为在海啸中死去的亲人痛哭。这次地震引发横跨印度洋的巨大波浪,造成9个亚洲国家严重伤亡,距离较远的索马里和坦桑尼亚也不能幸免。 (Arko Datta)

  2005, 在紧急供给中心,营养不良的Alassa Galisou将手指按在他母亲Fatou Ousseini的嘴唇上。近期最严重的一次干旱,加上蝗虫灾害摧毁上一年的作物收成,造成数百万人食物极度短缺。(Finbarr O'Reilly)

  2006, 年轻的黎巴嫩人在贝鲁特附近被炸的Haret Hreik街道上驾车而过。(Spencer Platt)

  2007, 美国503步兵团二营二分队的士兵在阿富汗雷斯特雷波的掩体堤坝上休息。(Tim Hetherington)

  2008, Cuyahoga镇治安办公室的探员Robert Kole进入一间丧失赎取权和空置的房间。他要检查屋主是否真的已经离开,还要确定周围没有武器留下。(Anthony Suau)

  2009, 6月24日伊朗妇女在屋顶上高声抗议有争议的伊朗总统大选结果。(图片作者:Pietro Masturzo)

  2010, 18岁的比比.爱莎,来自阿富汗的乌鲁兹甘省,由于难以忍受家庭暴力而逃到娘家。塔利班组织一天来到她家,要求交出比比以接受审判。在塔利班指挥官宣布他的判决结果后,比比的小叔将她按在地上,她的丈夫切下了她的耳朵,还割掉她的鼻子。比比就这样被抛弃,后来被援助工人和美国军人解救。

2011, 在也门萨那冲突期间,被反对也门总统萨利赫统治的示威者用作战地医院的清真寺里,一位蒙面女子抱着受伤的亲人

本文由4005000好彩堂发布于社区服务,转载请注明出处:新闻震撼照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