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开业的市场区边缘人

  Tony住在闹市区东侧的一栋楼里,他的弟弟和弟媳也同住这栋楼里。他们吸食海洛因25年了,5年前,Tony的妻子因艾滋病离世。他们的两个双胞胎女儿,也因为一出生便带有HIV病毒,被政府剥夺了他的养育权。虽然Tony在进行美沙酮维持治疗方案,但他还是在吸食海洛因。毒品毁了他的一切,可是他无法戒掉毒品。这张照片,是他正在吃摄影师给他买的奶油派。

  1980年生于澳大利亚的克莱尔•马丁(Claire Martin)是一名专注处于社会边缘社区的纪实摄影师。2007年和2008年,她聚焦加拿大温哥华闹市区东面。尽管温哥华曾两次被选为“全世界最适合人类居住的城市”,但闹市区东面的居民仍生活在贫困线以下。该市郊区的艾滋病患病率估计达30%,死亡主因为过量用药。编译/朱盈库 李成

  这个女孩出生在闹市区东侧,她靠吸毒和卖淫为乐,虽然她一再强调当她想戒的时候她肯定会戒掉。但是就周遭环境和她的朋友来看,这是不可能的任务。这张照片中,她正在对着镜头摆POSE。

  马丁在澳大利亚举办了一些个人作品展览,并在世界其他地方也参加了各种集体展览。2010年,她获得颁发给30以下女摄影师的玛格南基金会的“英格•莫拉斯摄影师奖”。她是名誉天下的澳大利亚摄影组织Oculi的成员之一。

我再一家旅馆门口碰见这二位,我请他们拍张照,因为我喜欢他们的帽子。

两个姑娘在街上亲吻,她们试图以此来吸引路人的注意。

  安琪正用毛巾擦着额头上的汗水。她刚刚领到的救济金,这两天都花在了饮酒作乐上。那点钱很快就花光了,然后她在等待下个月的来临。

这张照片中,Tony正在向我哭诉关于妻子的事儿。

这个女人在街上拦住我,以2元的价格向我兜售她的假发。我给她2元,只拍了张照片。一次有趣的相遇。

Rose在闹市区东侧住了将近20年。她每天下午两点都在回家的路上喂鸽子。她说这些鸽子是她唯一的朋友。

Angie刚刚领到的救济金,这两天都花在了饮酒作乐上。那点钱很快就花光了,然后她在等待下个月的来临。

“Jugging”:在脖子上的血管中进行毒品注射,注射时需要躺下。这张照片拍摄于闹市区东侧的巷子里。

Tony睡着了,手里的东西掉在了地上。

居住在闹市区东侧的原住民。

街头售卖,物美价廉。

Natasha在她垃圾如山的房里找打火机。

TONY的后背。

本文由4005000好彩堂发布于社区服务,转载请注明出处:夜间开业的市场区边缘人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