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起相机与人生赤裸相见

简·索德克(Jan Saudek)1935年3月13日生于布拉格的一个银行职员之家。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军入侵捷克,简·索德克和他的家人被关进了集中营,他父亲和五个家庭成员都死于集中营,而他与他的孪生兄弟却万幸地逃出了法西斯分子约瑟夫·曼达尔医生的魔掌。曼达尔在集中营用活人作试验,尤其喜欢用孪生子作人体试验。简·索德克的童年生活的经验无疑对他的摄影创作产生很深的影响。战争结束后,简·索德克在工厂和农场靠打工维持生活,一次偶然的机会,简·索德克读到了“人类之家”摄影展览的作品集,这些摄影作品深深地打动了他,使他意识到摄影将是最好的自我表达的工具。

1950年到1952年,简·索德克进入布拉格工业学院学习摄影,并从20世纪50年代初开始了他风格独特的摄影创作。 索德克的地下室肯定位于布拉格市中心不远的一座大厦。因为平日他还要骑自行车去工厂干活,赚取薪水养活自己和妻儿,以及支撑费用昂贵的摄影活动。这里离工厂近些,也使那些模特儿方便来往。但所处的大厦肯定也不是有名的楼盘,因为索德克只能支付低廉的租金。作为捷克以及世界上最伟大的摄影艺术家之一,他甚至连高档的相机都买不起,而一直使用着那架老旧的潘太康。 沿着灰暗而潮湿的踏步拾级而下,便是索德克的天堂。光线微弱的小窗。斑斑驳驳粗糙不平的墙面。或许还有一些难闻的气味在空气中浮动。这种场景我们已经在他的作品中见得多了。几乎,它成了索德克作品的标志性场景。就在这里,他用自己的摄影语言,表达人类、人性和爱这些重大思想。

“摄影的基本主题,说实在的,是所有的东西;然而对我而言,绝大部分意味着‘人’。”他说。“我不得不说的故事是有关爱情事件,父母子女之间的关系、身体、死亡、欲望……,我注视着众多的脸孔、腿、肩膀——为之着迷。我从来不太在意技巧或风景,仅对人类表情感兴趣。

简· 索德克的早期作品基本上都是黑白,后期创作开始采用彩色摄影材料。他作品的题材大多与性、男人与女人有关,有的作品则反映年轻人与老年人、着衣的人与裸体的人的各种型体。在摄影创作风格上,简·索德克用一种十分强烈的甚至是“侵略性”的手法,使作品产生一种强有力的冲击力。为了达到这种效果,简·索德克常常用强烈的视觉语言,以暗示人类的原始性欲望和性行为。而且他还一成不变地喜欢用一种淡褐色的破旧的背景所产生的气氛来加强这种感觉。他常常把他拍摄的对象安排在这样的一种场景下,让他们有的穿着衣服,有的裸体,他让年轻的怀孕的姑娘反复地出现,或用非常粗俗的男女模特儿,强调他和她们的肥大的臀部、巨大的乳房、孕妇的腹部。简·索德克作品中的这种直言不讳的语言,展现了人类生活中的某种深层的含义。

作为一个西方的观察者,人们有理由相信索德克是恶劣的政治环境下的牺牲品, 然而,从1975年开始,随着索德克在国际上越来越被人接受,他终于可以全身心地投入到摄影中而不必为经济问题操心了。很自然,他的这种境遇在那些他疏于交往的国内摄影师中引起了不少的嫉妒。但造成他孤立处境的根本原因却并不仅于此:他所倾心关注的裸体主题对当时大部分捷克摄影师而言是很少有人涉足的-- 在70年代,当索德克开始把焦点朝向人类的性问题时,捷克摄影的主流依然是纪实摄影。本身也是位摄影家的布拉格艺术学院教授弗拉德米尔.伯格斯(Vladimir Pirgus)坚持认为,70年代的裸体摄影无论在质量上还是在数量上、无论是对古典裸体摄影的理解还是在"新派"影像的创造上,都无法与60年代的成果相比。他认为,这其中部分原因在于图像的泛滥和荒谬,而法令和禁令也使裸体摄影失去了展览和出版的可能。 因此,索德克的处境是很被动的,他的住所一而再、再而三地被搜查,没有及时藏起来的照片和底片被没收,国家安全局还对照片中的人以及他们的朋友和亲属进行审问。有一段时间,索德克被迫定期到警察局汇报他的行踪。

毫无疑问,这种处境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国外的艺术界和出版界对他的作品所表现出来的巨大兴趣所引起的。从1969年在印第安纳大学举办第一次影展开始,他几乎每年都要在美国举办一次个展。他的照片同时也在澳大利亚和法国展览并被收藏,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然而,他把他全方位的成功归功于一家名叫"艺术无限"的荷兰出版社,这个出版社致力于出版发行明信片、海报和图片类图书。80年代中期,当索德克放弃了他工厂里的工作后,"艺术无限"便与他建立了紧密的联系,在其后将近10年的时间里,索德克一直为之工作,直至精疲力尽。

但是迄今为止,德国人却对索德克一直表现出他们极度的审慎,虽然从1978年开始他的照片也在德国卖得不错,但至今仍然没有一家博物馆或美术馆认为应该为索德克举办一个个人展览。除了路德维希博物馆外,你很难在其他主流的艺术馆中找到他的作品。即使在捷克斯洛伐克,人们对他的认可也非常勉强。 曾是布拉格艺术与工艺美术博物馆影像部主任的安娜.法罗娃毫不掩饰她对索德克作品评价的两难,1983年她曾在一篇文章中写道:"我不喜欢他那种低俗的风格和粗劣的制作,同样,我也不喜欢他早期作品中那不自然的气氛和矫柔造作的多愁善感。"但同时她又很欣赏他:"他有自己的东西,这个布拉格人非常特别!" 实际上,索德克的照片无论在展览上还是在摄影图书中,总能紧紧抓住读者的视线--它们与那些报道摄影以及当时风行的现实主义风格截然不同。

本文由4005000好彩堂发布于关于生活,转载请注明出处:拿起相机与人生赤裸相见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