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相改换生活

平遥老耿 大门 摄

  平遥老耿的大名叫“耿充仁”,到过平遥国际摄影大展的人,几乎都知道有这么个光头大胡子。自2001年平遥古城举办首届国际摄影节开始,他就以布展人的身份开始参与,至今已历11年。2011平遥国际摄影大展的9个展区,除了策展人自己布置,全是以老耿为法人代表的平遥老耿展览有限公司一家做的。此外,他还承包了大展的灯光和音响等硬件设施的配备和维护工作。每年平遥国际摄影大展期间,参观者总会在秋日的平遥古城展场内外,不经意间看到处于不停移动状态的老耿,他在尽忠职守地对各个展场进行着一遍又一遍检查。本是一名平遥县文化局的工作人员,却因为一个国内坚持最久的摄影节而成为摄影界耳熟能详的人物,老耿彻底被摄影“套牢”了。

  说起自己的经历,2011平遥国际摄影大展上,被记者好不容易“逮住”的移动中的老耿头一句却是,“自从有了平遥国际摄影大展,我就开始赔钱”。——真相如何,他开始了自我的“慢慢分解”。

  老耿自1983年参加工作起,就在县文化局负责灯光和音响设备,至今他的组织关系等还放在县机关事务管理局。

  平遥县文化局的音响和灯光设备在当年同类机构中算是数一数二的,借着有利的工作环境,老耿从负责县里灯会的供电系统学起,一步步掌握了各种设备的性能和特点。慢慢地,他也结识了一些影视界朋友,太原电视台之类机构都有他的铁哥们。1995年,一次自己努力争取来的赴深圳学习机会,让老耿见了世面,也坚定了他走技术道路的决心。1997年,在社会各界的大力推动下,多年已无声息的平遥古城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成功,古城一下子热闹起来了,展会也多了,老耿的机会自然来了。

  经过摄影大展的历练,平遥老耿展览有限公司如今不仅设备一流,还有一批训练有素的员工。老耿说,他不是守财奴,只要有钱,他就会置办最新的设备,“一直帮政府干活”。

  每年的平遥国际摄影大展看似有些集市的味道,却往往藏龙卧虎,前几届作为主导的法国摄影家、策展人阿兰·朱利安和大展“常客”罗伯特·普雷基等是其中被公众熟知的代表,与这些人士打“嘴仗”,与他们交锋碰撞,让老耿不仅学到了专业技术,锻炼了职业眼光,也获得了纯真友谊。

马克·吕布的外甥、众多国际摄影节的参与者阿兰·朱利安宛如国际友人一般,全力投入首届平遥国际摄影节的相关工作,作为当时平遥县文化交流顾问有限公司的负责人,老耿顺理成章承担起配合布展,做灯光、展墙、图片装裱等工作。那一年,他和阿兰发生了第一次正面交锋。

  作为专业策展人,阿兰对展架制作、展场灯光等要求严格,但对于地处晋中一隅的平遥县来说,做到完全专业的配套几乎是不可能的。用老耿的话说,阿兰对中国的材料缺乏了解,按原来的思路根本达不到制作要求。几经磨合,展览成功了,老耿和阿兰也成了好朋友,就连曾在中国高校任教的阿兰夫人魏淑宜都管他叫“小叔子”。

  和普雷基的交往与之类似,但对摄影的了解和对国内相关材料的熟悉,让老耿与这些国际策展人的交流和碰撞已不再需要蹩脚的翻译,他们往往在面对面的比划中就能做到心领神会。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2002年,老耿所在公司的员工曾介绍过法国专业布展人员的技术,到2004年,借《平遥在巴黎》摄影联展在巴黎举行的机会,老耿本人也获得了赴法学习的机会。那几年,老耿公司上上下下都非常珍视每一张来到平遥的参展照片,就连公司的墙上都写着“爱护照片,要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

  2004年,由于种种原因,承担第四届平遥国际摄影大展配合布展工作的平遥县文化交流顾问有限公司背负了高达38万元的债务,而公司当年的注册资金才30万元。没办法,老耿决定申请破产,同时另组个人为全权法人代表的新公司。这就是现在的平遥老耿展览有限公司。老耿说:“现在我欠客户的债已经还清了,但县里欠我的钱还一直没着落。”换句话说,老耿已经被平遥国际摄影大展“套牢”了。但是他一再强调,并不计较收入的多少,而事实上,他公司的专业性和实力正在不断精进。

  由于坚持做摄影家的服务员,老耿也始终游走在各个摄影圈子边缘,讲起摄影界的事件掌故之类,也几乎门儿清。

  由于名声在外,2005年、2006年的第一、第二届连州国际摄影年展,老耿都有参与。老耿觉得,他在摄影界的人脉与日俱增,而这些是可以传承和延展的。所以,现在即使有时会贴钱办事,耗费精力,但他还是会坚持。而且,作为平遥本地人,他真心希望平遥国际摄影大展会永远举办下去。

  以多年浸淫摄影界的经历和从商的思考,老耿觉得,摄影节既要是个聚会,也要是个集贸市场。一个摄影节的成功与否,不在于来了多少媒体记者,而在于来了多少摄影人,来了多少图片机构,实现了多少图片交易,培育了怎样的采购者和市场。摄影节的品位很重要,只要有好照片,有好东西过来,就不发愁没买主,没关注者。在他看来,摄影节应该包括展示和交易两大块儿。平遥国际摄影大展的功效不仅在于促进平遥古城旅游发展,还要实现对摄影市场良性发展的促进,而交易无疑是其中的催化剂。如果这些成功了,政府则不必付出太多心力,只需收拾好展场,做好管理并可收取交易税,同时带动大展的社会效应。

  老耿认为,市场化不会自动到来,创办之初的平遥国际摄影大展有过市场化操作的打算,但至今也未完全实现。

  老耿说,现在平遥国际摄影大展的安保压力小了——少了大规模的精品原作、或玻璃底片之类。说到此,他多少有些失落。

本文由4005000好彩堂发布于4005000好彩堂,转载请注明出处:照相改换生活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